http://www.leesungmin.com

教育起源说目前最普遍的是哪一个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有关教育起源问题的研究在我国由来已久,一直以来它也是教育理论界颇具争议的问题。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学术界在已有的“生物起源说” 、 “心理起源说”、“劳动起源说”等基础上,又陆陆续续地提出了许多新的观点,如“需要起源说”、“交往起源说”、 “超生物经验的传递交流说”、“家庭起源说”等。这些教育起源论,从不同的立场、观点,用不同的方法说明教育起源的理由,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本文就国内外关于教育起源的一些学说作一初步的归纳总结。

  生物起源论者认为,人类教育起源于动物界中各类动物的生存本能,其主要代表人物有雷徒诺、沛西·能等。

  19世纪末的法国哲学家、社会学家雷徒诺在他的《各种人种教育演化》一书中提出,教育不仅存在于人类社会中,而且早在动物界中就存在着。他认为动物生存竞争的本能是教育的基础。他们为了自己的种类的生存,把自然赋予它们的固有本能作为“知识”、“技能”传给幼小的动物,如大鸟教小鸟飞行等都是教育活动。其后,英国教育学家沛西·能,在其《教育原理》中也阐述了他的教育起源论的观点。他说:“教育从它的起源说,是一个生物学的过程,不仅一切人类社会——不管这个社会如何原始——有教育,甚至在高等动物中间,也有低级形式的教育……它是扎根于本能的不可避免的行动。”在我国,近几年,也有教育起源于动物的观点,这里就不论述了。

  生物起源论的错误在于:生物起源论没有从根本上区别于人类社会和生物界是属于两个本质上不同的世界,人类社会是由现代人类组成的世界,生物界是由与人类不同的各种生物组成的。教育是人类特有的现象,生物界是不可能产生和存在的。生物起源论把动物一些本能行为与人类的有意识有目的创造性的教育活动混为一谈, 抹杀二者本质上的不同。因此, 生物起源论者认为动物中也存在教育活动, 是与客观事实不符的, 因而是错误的。

  心理起源论者认为,教育起源于儿童对成人的无意识的模仿,其主要代表人物是美国教育家孟禄。

  美国著名学者孟禄,从心理学的观点出发批判了雷徒诺的生物起源论。他把教育看作是儿童模仿的本能, 儿童对成人的模仿是教育过程的实质。因此, 他认为教育起源于原始社会中儿童对成人的无意识的本能模仿。

  心理起源论,过分夸大了模仿在教育中的地位和作用,否认了人类的教育是一种有目的、有意识的对不同社会全体成员, 特别是对儿童传授与学习知识、经验、技能, 发展他们的智力、体力以及培养一定的思想品德的活动。如果把模仿看作最初的重要的教育手段是成立的, 但把它看作教育的起源,就未免把复杂的教育产生问题简单化了, 其结论也必定是不科学的。

  劳动起源论者认为,教育起源于劳动,起源于劳动过程中社会生产需要和人的发展需要的辩证统一,其代表人物主要是前苏联米丁斯基、凯洛夫等教育史家和教育学家。

  米丁斯基在其著作《世界教育史》中提出:只有从恩格斯的“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 这个著名的原则出发, 才能了解教育的起源。教育起源于人类特有的生产劳动。首先, 人类的教育是伴随人类社会的产生而一道产生的, 推动人类教育起源的直接动因是劳动过程中人们传递生产经验和生活经验的实际社会需要。年长一代在创造工具、使用工具及生产劳动中, 形成了一定的技能、技巧, 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为了维持人类的生存和发展, 他们必须把所掌握的技能、技巧和经验传授给下一代。此种传递生产劳动经验的活动即为教育产生的基础。其次,人类的劳动是社会的共同劳动。社会成员要遵守一定的行为准则, 如服从纪律、尊敬长者。这些道德规范、风俗习惯以及宗教禁忌等方面的经验也需要传递给下一代。此种传递活动也促进了教育的产生和发展。劳动起源说被视为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起源观。它自20世纪50年代由苏联传到我国, 至80年代一直不容置疑。

  从80年代初开始, 有些论者开始对劳动起源说提出了质疑。从目前已出现的否定劳动起源说的观点来看, 驳倒这一学说的主要论据有:劳动起源论在劳动层面说明教育的起源, 既未能涵盖教育产生的多层次、多方面的因素, 更未能揭示教育起源的本质根源。劳动起源论也未能正确地揭示语言先于教育的存在, 而强调二者是同时产生的, 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是一个明显缺失。劳动起源论,只从劳动的层面来看教育的产生, 未能进一步深入到从人类自身固有的创造本性来揭示教育的产生。因此, 它就不可能揭示教育产生的最本质、最深刻的根源和实质, 这是劳动起源论的主要缺失。因此, 必须对教育的起源问题继续进行新的探索。

  需要起源说是劳动起源说的逻辑延伸, 它包括三种略有区别的主张:生产劳动的需要说, 社会生产和生活的需要说, 社会生活和人类自身发展的需要说。生产劳动的需要说, 主要代表人物是沙毓英等。

  沙毓英在《教育是特殊范畴》一文中讲:“ 教育是在劳动过程中, 由于生产劳动的需要而产生的;由于生产劳动的需要产生的教育, 从一开始便既与生产力、又与生产关系有密切联系” 。社会生产和生活的需要说, 主要代表人物是厉以贤、毛礼锐等。毛礼锐在其主编的《中国教育通史》中指出:“ 人们在根据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 联系教育发展的史实,深人研究这个问题的过程中, 逐渐认识到教育起源不仅和劳动有关, 而且还与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生活有关, 也就是社会生产和生活的需要产生了教育。”社会生活和人类自身发展的需要说, 主要代表人物是孙培青、胡德海等。胡德海在其《教育学原理》中讲:“ 研究教育的起源问题, 不仅要从宏观的角度看到人类教育随人类社会而出现, 实出于人类营谋社会生活的需要;同时, 还要从微观方面看到,教育实出于发展个体的需要。” 孙培青也在其主编的《中国教育史》中讲:“ 人类社会特有的教育活动是起源于人类参与社会生活的需要和人类自身身心发展的需要”。

  对需要起源说持有异议的论者认为需要起源说是离开教育起源的本身, 从人类教育的发展及其职能上来寻找关于教育起源的解释, 因而所得出的结论,也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交往起源论者认为, 教育起源于人类的交往活动, 其主要代表人物是叶澜等人。

  叶澜在其著作《教育原理》一书中讲, “ 教育起源于人类的交往活动, 而不是生产劳动, 尽管人类社会最初的交往活动大量是在劳动中进行的, 但我们依然不取生产劳动为教育的形态起源”。因为教育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而劳动中的关系是人与物之间的关系, 所以, 劳动不是教育的形态起源,教育的形态只能是起源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

  郑金洲在《教育基本理论之研究》中的教育起源一章中认为, 交往起源说与其他诸说的不同之处就在于, 它强调对教育起源的研究, 不能只停留在从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出发进行演绎推理、满足于认识一般的水平上, 而力求通过特殊来验证、丰富一般。

  超生物经验的传递和交流论者认为, 教育起源于人类在劳动过程中形成的超生物经验的传递和交流, 其代表人物有桑新民等。

  他们认为, 教育作为人类特有的生活方式, 其内容在于传递超生物经验;其目的在于促进个体人的形成, 促进整个人类的发展和完善;其特点在于有指导地自觉传授人类已经获得的各种知识、技能、规范;其方式必须借助于抽象思维和语言;其作用在于不仅促进了人类生理、心理和超生物肢体的形成、发展, 而且促进了社会关系的形成和发展。有论者认为这是对劳动起源说的进一步阐释和丰富,也有论者认为这种观点存在者逻辑上立论不清的倾向,方法论上偏颇于内因的作用, 因此无法从根本上找到开启教育起源大门的钥匙。

  家庭起源论者认为, 教育起源于家庭父母对孩子的抚育即教育, 其主要代表人物是法国的教育史学家凯姆佩尔等人。

  凯姆佩尔在其名著《教育学史》一书中谈到:“ 无疑, 从人类家庭开始出现那天起, 从父亲和母亲开始热爱孩子那天开始, 教育就存在了。”他认为有了家庭就有了人类教育, 教育出现于家庭产生之日寸。

  在原始社会早期, 并不存在“ 家庭” 这种形式,这已经得到了证明。如果教育起源于家庭, 也就是说, 如果家庭起源说成立的话, 那么在原始社会早期就不存在教育, 但家庭起源论者却无从证明这一点。

  此外、还有一些学者从教育起源的时间的角度, 提出“ 古猿说” 和“ 晚期智人” 说等等。

  教育起源问题是教育理论的基本问题, 它涉及教育理论研究的方方面面, 可以说, 不研究教育起源问题, 就无法准确的把握整个教育的发展状况, 教育起源问题的研究在教育理论研究中具有重要作用、以上关于教育起源的观点可谓是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 各种学说之间的相互驳难,又使我们对教育起源问题的认识更加深刻,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值得深思的问题,也为我们更好的研究和把握相关教育理论与实践奠定了基础。

  总之,由于对教育起源的不同理解,导致了教育起源问题在几个不同方面得以展开。这几个方面之间有着内在的联系,但又各有自身的特殊之处。进一步说:我们在教育起源问题上所持有的集中观点,如,“生物起源说”、“心理起源说”、“劳动起源说”等,实际上是针对教育起源所涉及的上述问题中的不同方面来说的。因此,对教育起源问题的讨论,首先要理清或表明论者的学术视角或立场,避免把基于不同视角或立场上所形成的几种观点不加区分地混沌而论;也不应该不加区分地用一个单一的视角去评价在多层意义上所形成的不同观点。这一点,理应是我们讨论教育起源问题乃至其他教育理论问题时所应树立的学术立场或取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