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eesungmin.com

素质教育的定义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它是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要达到让人正确面临和处理自身所处社会环境的一切事物和现象的目的。

  新世纪初,知识经济已见端倪,世界范围内的科技竞争、经济竞争,尤其是人才的竞争日趋激烈,国力的强弱越来越取决于劳动者素质的高低,取决于各类人才的质量和数量,教育在综合国力形成中处于基础地位,承担着培养高素质人才的重任。

  素质教育的全面实施,使基础教育返璞归真,重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基础教育。长期以来,基础教育在片面追求升学率的严重干扰下,已异化为“应试教育”。这种异化使基础教育的本质属性和基本特征逐步被扭曲,背离了教育教学的基本规律,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教育、教学秩序和规范,导致了学生素质的片面发展或畸形发展。

  因此,基础教育由“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移是历史赋予的重任。而转移的过程,实质上也就是基础教育回归自身、重新定位、寻求自身本质属性和基本特征的过程。

  近年来,“素质教育”在实践界如火如荼地尝试或推行着,不过,理论界对素质教育一直表现出较大的认识分歧。学术的倾向和认识的分歧并不是坏事,令人担忧的不是学术的倾向和认识的分歧,而是那些没有学术和认识根基的态度或意识。它们极有可能妨碍素质教育实践的健康推进。面对素质教育,确实可以自问:我们该干些什么?

  理论界存在“素质教育算什么”,“我们不讨论素质教育”。这种对素质教育轻蔑乃至否定的观点,这种无根基的轻蔑与潜意识的对抗意识,是不可取的。我们只能在研究的基础上肯定或评判“素质教育”,这是理论工作者的良知所要求。不研究而轻蔑或否定,是不负责任的理论行为,尤其是自己不研究还看不起或不主张别人去研究素质教育。

  教育科学是一个开放的、具有强烈参与性的人文事业,它可以职业化、规范化、经院化,甚至可以深刻的玄谈取代平白质朴的表达,也可以精心于建构抽象的“元理论”,但它不能局限在醉心于注经式的典籍研讨,不能摒弃从现实教育世界中寻找原生性的问题,更不能鄙薄对现实教育的“第一手探询”。不管素质教育有多大的不足,既然它已成为千千万万教育实际工作者、家长、学生和新闻媒体的一个重要话题,理论工作者就应予极大的关注!阻碍素质教育的因素往往存在于我们自身,比如,那种以追求理论深度为名而嫌弃第一手探询的倾向,那种因“政治过敏”而产生的对实践、对主管部门的倡议的排他性研究本能。就我个人而言,看看学生所受的苦,看看我的孩子所受的苦,就感到素质教育的必要了,一切理论解释都可以缓一步。

  常常听人谈起:“素质教育至今连公认的定义都没有,还谈什么素质教育”。言下之意是,既然素质教育的概念尚不清楚,这一提法和实践显然就是盲目的,不合理、不科学的。

  诚然,在素质教育的研究与实践中,素质教育的定义确实存在含混的缺陷。可是,我们为什么那么热衷于为素质教育下定义、热衷于批评别人定义的片面性?素质教育定义的不精确并不影响对素质教育的研究与尝试。在对病态教育极端不满的时代,人们改革现状的激情已不允许概念推广之前的理论准备和学术鉴定,人们没时间期待理论家下出最后定义再来推进我们的研究、推进我们的实践。社会呼唤素质教育,实际上是要让这份焦虑浸入我们日常的教育活动之中。事实上,素质教育概念的周围已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话语场,一批相关话题逐步显现与聚合(这实为教育理论突破性发展的良机),世纪末教育的大讨论、大批评、大创新似乎离不开这一话题(若干年后关于本世纪末教育史的梳理恐怕也离不开这一话题),教育研究和实践似乎也获得了一个难得的空间和时间。

  就是说,素质教育首先是一个功能性概念。这一概念所能展开的思想和话语甚至比它的确切定义还重要,因而不应对素质教育的概念过于挑剔。有些人提出素质教育的主要不足不是力图推进素质教育,而是力图对素质教育得出不可能精确的定义。在教育研究的某些方面,道义的支持不能取代科学的评价,在现阶段的素质教育上,决不宜用冷峻的理想的定义来诋毁炽热的现实的实践。可以这么说,当我们严肃指出教育现状的弊端时,当我们坚决要求进行教育的大范围改革时,当我们意识到并正在逐步使教育的重点回归到每个人的身心全面、充分和自由的发展上时,这已经为教育的改革与发展提供了最重要的前提与方向,这就是贡献,这就是素质教育应有之意,与这一点相比,任何定义上的不足都是可以谅解的。

  再其次,面对素质教育,我们不应把它当作特立独行的,而是现实教育的必然升华。

  当市场经济从社会深层召唤出生气勃勃的改革活力时,市场经济也呼唤一个新型的教育。素质教育就是教育自身在调整与适应社会需求的过程中产生并发展,且具有创新意义。换言之,素质教育不是选择的,而是内生的;它既是克服知识教育的应试弊端的需要,又是现实教育发展的必然产物。

  既然素质教育是社会将它从包含着严重应试成分的现实教育这个母体中催生出来的,那么素质教育与应试之间的必然关联也就不可避免,它们之间具有连续性。如果我们硬要坚持素质教育与应试性水火不相容,如果我们硬要构建一个与现实教育、与现实教育的应试机制绝无“遗传”关联的素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873获赞数:607042009-2013就读于山东农业大学,2013-至今就读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向TA提问展开全部素质教育定义为:依据人的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以全面提高全体学生的基本素质为根本目的,以尊重学生个性,注重开发人的身心潜能,并注重形成人的健全个性为根本特征的教育。素质教育,就是把具有人的基本形态的高等动物培养成为具有人的基本素质的真正人的教育。

  素质教育是指一种以提高受教育者诸方面素质为目标的教育模式。它重视人的思想道德素质、能力培养、个性发展、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教育。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相对应,但也并非绝对对立的概念,因为两者在词义上本来就并非反义词 。

  素质教育,是以全面提高人的基本素质为根本目的,以尊重人的主体性和主动精神,以人为的性格为基础,注重开发人的智慧潜能,注重形成人的健全个性为根本特征的教育。

  推行素质教育与提高升学率并不矛盾, 真正的素质教育是对升学率的促进。《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明确指出:素质教育的内容包括思想道德素质教育、文化科学素质教育、劳动技能素质教育、身体心理素质教育。这四个部分是相互联系、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一个整体, 均有各自的功能, 不能相互替代, 也不能重此轻彼, 更不能顾此失彼。

  在“ 应试教育” 模式下, 学校的教育工作发生了一些偏差, 只偏重“ 智育” 即“ 科学文化素质教育” 而忽视了其他方面;只重视少数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 而挫伤了大多数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 这些都直接影响教育质量的提高。素质教育质量观的立足点是面向全体学生, 充分考虑如何更好地满足学生全面发展和长远发展的需求, 全国许多地方的实践已经证明, 成功实施素质教育的学校, 学生学习的主动性、积极性一般都会得到增强, 表现出思想道德健康、分析思路宽广、知识基础扎实、创新精神与动手能力以及吃苦耐劳品质显著增强的特点, 教育质量明显提高。

  西安地区1997 年的一项调查表明:由于学生的升学压力大, 课业负担重和意志脆弱等原因导致30%的中小学生厌学, 28.5%的中小学生认为活着不如死了好。笔者也在临河市部分学校做了同样的调查, 结果基本相同。一些学生不想学, 甚至不想活。学生没有学习兴趣和主动钻研的精神,教学质量和升学率就无从谈起。那种只为少数学生升学而放弃大部分学生升学的教育, 是从根本上违背我们党的教育方针和现代教育理念的。

  关于素质教育的含义,国家教委《关于当前积极推进中小学实施素质教育的若干意见》中作了明确解释:“素质教育是以提高民族素质为宗旨的教育。它是依据《教育法》规定的国家教育方针,着眼于受教育者及社会长远发展的要求,以面向全体学生、全面提高学生的基本素质为根本宗旨,以注重培养受教育者的态度、能力、促进他们在德智体等方面生动、活泼、主动地发展为基本特征的教育。” 素质教育主要包括内在素质和外在的素质。内在素质主要是人对世界、环境、人生的看法和意义,包括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等,也就是一个人的对待人、事、物的看法,也可以成为人的“心态”。外在素质就是一个人具有的能力、行为、所取得的成就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