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eesungmin.com

网络社会的崛起引发了社会结构的深刻变迁有哪

  一是背道而驰的发展趋势——全球化与个体化。在以信息化和网络化为基础的全球化、整体化、趋同化与个体化、离散化、差异化并存。

  二是快速扩张的交往形式——缺场交往。传统社会交往行为主要是在场交往,而网络社会中的交往是缺场交往,网络社会中的交往方式、交往意识、交往原则、交往资源、交往权力和交往功能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三是地位提升的经验基础——传递经验。这种传递经验不同于传统社会的经验基础,它具有时空脱域性与制度抽离性,是网络化时代的基础力量,具有极大的导引能量。

  四是翻江倒海的精神力量——社会认同。社会认同的概念已经发生了变迁,从身份认同到认同社会,从归属识别到意义建构,从个体认同到群体认同和社会认同。社会认同与社会运动和群体性事件之间存在着不可忽视的联系,网络围观正在改变中国。

  五是网络社会中的权力结构重构。网络社会是动态的流动权力而不是权力流动,前者胜过后者。

  权力结构分为四层,从上至下分别为意识形态、政治体制、经济体制和社会领域,传统的权力结构使得社会领域不太容易与上层接触,而网络社会却使得社会领域能够与其他三个领域自由接触,从而发挥其权力,参与公共事务。

  20世纪60年代世界上第一条电子信息网络在美国的悄然问世,不仅仅属于技术事件,更是社会事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网络技术作为新经济的重要力量,成为信息时代的经济与社会的重要动力,只有融入全球的网络互动中,社会、经济和文化的持续发展与竞争才能得以实现。

  传统农业社会,人们主要依靠经验和体能来发展经济,是一种“经验社会”;工业社会,技术和能源逐渐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是一种“技术社会”,信息时代,经济的发展主要取决于知识的传递。

  主要依赖对象既不是人的体能,也不是物质能源,而是知识和信息,网络化与信息化是社会的基本特征,塑造出一种崭新的社会经济形态“网络社会”,它以全球经济为主导力量,彻底动摇了以固定空间领域为基础的民族国家或组织的既有形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